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意境名字 >> 正文

【流年】刹那芳华(短篇小说)

日期:2022-4-28(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马波走的那天,我一点儿消息也没有得到,她就这样的,不知不觉中淡出了我的世界。曾经,我以为认识马波将会是我这一生最大的幸福,然而现在,这个幸福,随着马波的离去,变得遥不可期。

马波走后,我的心里顿时变得空荡荡的,像丢失了东西一样,这种感觉是以前从来没有过的。每次,打开音乐,让整个房间里弥漫着那首我和马波都喜欢的《forever》,那低沉,冗长,带着伤感的调子,立即就会浸入到我的骨子里。马波曾经帮我翻译过这首英文歌,我只清楚的记得最后一句的翻译,Would you wait for me forever?你会在哪个地方永远的等我吗?这首歌的歌名叫永远,可是永远有多远?如果我想要一个永远,你能给我多远?永远相对的就是短暂,就是刹那……

我是在2006年的那个夏天遇到马波的,那时候我还在一家销售公司做销售,我们这一行在当时还是很吃香的,靠着嘴皮子吃饭,底薪加提成,收入颇丰。各种顾客在我们眼里都是傻子,瞎子,我们时常说着,隔行如隔山,再高学历,再有钱的人到了我们面前,都是弱智,都要被我们牵着鼻子走,我们给自己的职业定义为骗子。我们通常都能把自己的产品吹的天花乱坠,让顾客云里雾里,找不着北。反正骗子的行当,就是能让别人上当。只要能签单,所有手段尽可使来,当然违法的勾当除外。

马波是公司新招来的应届大学生,和她同来的有一批大学生,个个都是地方名牌大学毕业,有山东大学的,武汉大学的,马波是云南大学毕业的,云南在我印象里,是个美丽的地方,特别是昆明世博会,让世人瞩目。这批大学生将来都会是公司的主干,最起码也是采购级别的,这是不言而喻的。他们住的是酒店,平时的出行,比如回南京公司总部,费用全部都可以报销。这真是让我们这些骗子羡慕不己,又感到惭愧,后悔没有多读几年书,拿个本本。按照公司的规定,新招进来的大学生,先要到现场实习,以前他们只有理论,现在需要的是实践。也只有理论加实践才能出真知。开始时我倒是没有很在意马波,因为这一批人人数众多,一二十人,再说了,马波长的并不出众。

后来,公司决定人跟人,一对一,对这批大学生进行实践,很自然,马波分给了我,反正对我来说,这也是一件好事,签单,其它的都可以交给马波了,只有一样,马波是暂时学不会的,其实他以后的地方也用不上,那就是销售,简单点说就是给顾客讲解本公司的产品,让顾客产生购买的欲望。最好能直接成交。那要看个人的嘴皮子功夫。要说复杂点,那就说不准了,因人而异。同样一种方式,对有些人适合,有些就不适合,要有随机应变能力,而且重要的是了解对方的心理。也就是要察颜观色,所以说销售也是一门看似简单,却比较高深的学问。马波跟着我,就一直站在我旁边,有顾客时也一样,有时,我给顾客推销的时候,马波在一旁听着我的演说,偷偷的笑。我知道她在笑什么,扩大产品性能,纯属子虚乌有,但顾客却听得津津有味,点头称是。很快,就决定签单了。顾客走后,按常理,我应该责备马波,可是我没有,我觉得这恰恰是我的长处,马波也没有实事求是地问我什么,看得出她对我还是满意的。

日子悄悄地流逝着,不知不觉过去了一个月,和这批大学生之间,彼此也不再陌生,其间我与王军,和张杰走得最近,王军是山东大学毕业的,张杰和马波一样也是云大的。我们经常下班后一起出去逛街,我也会时不时去他们住的酒店待上一会,买个西瓜一起吃,有时候碰上马波,也就一起,特别是因为张杰和马波都是云大的,所以也就经常和马波串到了一起,男人间讲的是交情。反正我不太喜欢和女人来往,在这样一个浮燥的城市里。

我第一次邀请他们去我住的地方玩,按王军的提议,煮饺子吃。下班后,我说我去买就成,让他们等我,但张杰说我一个人搞不定,说带上个女人好,女人对于煮饭似乎比男人要在行,很自然,我就带上了马波,去了附近了大超市,所有的东西选购齐备,就一起回去煮,煮饭的时候,马波忙里忙外,让我这个主人着实有些不好意思。但厨房总是女人进去的多些,我说服不了她,索性就由着她去了。四个人在一起其乐融融地吃过饭,坐了一会,喝了点水,无所事事,就打开电脑,挤不上的就看电视,本着女士优先的原则,电脑的位置让马波占着,我都只有围观的份。马波打开电脑,找出了她在大学的照片给我们看。后来,张杰和王军先离开了,剩下了马波和我,马波打开了QQ,开了视频,和一个男孩子视频,聊着聊着,便开始抽咽起来,做为一个旁观者,我有些被感染,说真的。马波对我说起,那个男孩子是她的前男友,她们在大学时就同居了,后来,因为一些事,就分开了,她知道她前男友很爱她,而且一直过得很不好。但她前男友几次举手相向,她实在原谅不了他,但每次她看到他因为自己而过的落魄的日子,想起以前在一起的时光,她就会情不自禁地悄然落泪。

马波是个感性的女子,我一直以为只有自己才是,但现在却发现一个同样的异类,这无疑拉近了我和马波之间的距离,尽管只是一小步。天色晚了以后,我送马波回去,马波对她的真情流露表示道歉,我说着无所谓,看着马波矮小的身影消失在夜色里,对她那一刻的触动,我感同身受。

第二天上班,我看到的马波,脸上带着微微的笑,和之前判若两人。我知道有很多人,她们都把伤悲深埋在心底,把欢笑挂在脸上,微笑着面对生活,她们习惯于在喧嚣的人群中引吭高歌,在暗夜里黯然伤神。她们从来不把不快乐写在脸上,我想马波是这样的人,我也是。

我不知道我和马波是怎样开始的,或者说我们之间根本就没有开始,一个阳光爽朗的午后,我下班的时间到了,马波也跟着我下班,马波说想去我哪里上会网,我没有理由拒绝,这阵子马波在工作上帮助了我不少,也很难有片刻的安宁。马波跟着我去了我住的地方,她依旧打开了QQ,但这一次,她没有和她的前男友聊,她只看了一下那个闪着的QQ就神伤起来,我一直在背后看着她,她退出了QQ,并解释说,还是不聊了,免得扫兴。其实她没有必要向我解释什么。马波打开了她在学校时的照片,翻给我看,一脸的惬意,似乎刚刚的愁云已经烟消云散。

六点钟的时候,到了吃饭时间,我们便一起去外面吃饭,不知怎么的,我有了请马波吃顿饭的冲动,我说我请你吃饭吧,马波没有拒绝,我想她和我一样想不出拒绝的理由,为了显示自己的优越感,我把马波带到了“休闲小站”,我觉得这个地方环境好,适合请一个女孩子吃饭。我和马波选在了靠窗户的台子坐下,服务员上来以后,我依然奉行女士优先的原则,把菜谱递给了马波,马波看着我的眼神,没有置疑,看了看菜谱,忽然又把皮球踢了回来,说,你吃什么我就吃什么吧,说这话时,她很是认真,而且似乎不容有争义。我拿了菜单选了那道我平日里最喜欢吃的辣子鸡丁,并说,有些辣,你吃辣不,马波说,吃。服务员说着两份辣子鸡丁,然后退了下去,马波突然对我说,“这地方我来过一次。”我听后将信将疑,之前的优越感瞬间荡然无存。马波接着说,“是和周玉新来的,我是不愿意和他一起来的……”我“噢”了一声,周玉新是我们部门的主管,也是我在这个城市里最好的朋友,哥们,当时我进这家公司,也有他的功劳。

随意地聊了几句,我一直在想,马波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些,我想她是信任我的,但另一方面,她可能并不清楚我和周玉新之间的关系。不一会,两份辣子鸡丁摆了上来,说实话我并不清楚用哪只手拿勺子,哪只手拿叉子,我可不想在一个女生面前出洋相,我看着对面的马波,马波右手拿起叉子,叉了一块大块的鸡丁,我刚准备右手去拿叉子,却看到马波叉着一大块鸡丁的叉子送到了我的嘴边,我停顿了,在那个万分之一秒的时间里,马波的眼神坚定,不可抗拒。我张口就吞下了那块鸡丁,接受了这小小的恩惠,这一块鸡丁让我吃出了淡淡的幸福味道。马波的这个举动,是我始料不及的,也成了后来束缚我的一根绳索,我逃啊逃,也没有逃出这小小恩惠的阴影。

马波看着我把那块鸡丁吃了下去,脸上竟然荡漾起一丝满意的笑,这个饭局如果说从一开始是个陷阱,那么是我沦陷了。我用纸巾抹了抹嘴,来掩饰我内心的慌恐不安,马波当然看出来了,她说,“没有想到,你还挺怕羞的。”也许在她的眼里,像我这样在这个城市生活了这么久的人,应该是没有多少羞耻感的,换句话说脸皮肯定已经磨的很厚了。我接了她的话,说道,“除了我奶奶和母亲之外,还没有人喂我吃过东西,你是第一个。”马波听着,怔怔地望着我,淡淡的说:“其实这也没什么!”我继而又补充说,“我只是怕,怕习惯,,要是我习惯了你喂我吃饭,没有你喂我吃,我不是得饿肚子直到饿死啊!”说完这话,我就有些后悔,但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己无法收回。马波的脸色由之前的满意顿时变得慌恐不安起来,我们变换着话题,一会说起这里的环境优雅,一会说起这里的辣子鸡丁好吃,反正要把内心深处的一些鲜为人知的东西掩饰起来。

一刻钟后,桌面上已经风卷残云,剩下些残茶剩饭,饭局己成残局,我和马波面对面坐着,透过窗户,看到外面的马路上依旧人来车往,人们都在为生活奔走。从“休闲小站”出来,马波一而再,再而三地向我道着谢谢,谢谢我请她吃饭,并表示这顿饭是她在这个城市吃的最安心的一顿饭。晚上睡之前,收到马波的手机信息,说和我在一起很开心,开心就好,纵然你喜欢上我让你烦恼,或是我喜欢上你让我忧伤,最后还是别忘了四个字——开心就好。

以后的一些时间里,我多长了一个心眼,每天买早餐时,会多买一份,买给马波,我觉得她的内心是孤苦的,是一座荒岛。马波吃过早餐了,我买的她也会再吃下去,也许她觉得这是难能可贵的。有一次她吃完早餐后发信息给我说:“不要对我那么好,对我太好了,你就不怕我喜欢上你吗?”“这样啊,哪我以后就不买给你吃了”我故意回信息打趣着说。马波又回信息说:“你敢,小心我揍你,我的拳头可是不饶人的。”看着这些信息,我从心里涌出一丝暖意。这样的交流方式,不是面对面的,但却真实在场。

在公司的电脑里,有人装了一个缘份测试软件,当时很是流行。就是输入男孩子的名字,然后再输入女孩子的名字,点一下开始,就可以配对,实行的是分数制,而且还配有个性评语,我开始时看同事们在玩,有二三十分的,评语就是什么花自飘零水自流。有七八十分的,评语就是什么可以珍惜的缘份,好奇心每个人都有,于是在没有旁人的时候,我玩着输入了我和马波的名字,也许这个结果,迎合了我心中不可告人的秘密,我煞是兴奋。后来还装作不知,故意把马波也拉了过去测试了一下,名字没改,结果自然相同,高分97分,评语是千年等一回。马波也玩笑似的说,和你有这么多分,不信。最后,她又试了好多人,其中包括她前男友,不过最高的也只有82分,远远比不上我和她。玩者无心,试者有意。对于这样的测试,要是以前,打死我也不会相信,但此时,我宁愿相信它是有一定科学性的。

我和马波似乎越走越近,平时一起上下班,下班后也经常在一起吃饭,逛街,俨然一对情侣的关系,这些其它同事都看在眼里,特别是张杰还善意地提醒过我,说马波在大学时就有男朋友,而且同居。我对此到不以为然,马波在此之前,已经对我说过她和她前男友之间的事了,并没有隐瞒我,再说了那是以前,人总要学会忘记过去的,不是吗?

八月份的一天,我休息,去一位朋友哪里帮忙,朋友公司搞庆典活动,有礼物派送。活动结束后,我顺手牵羊拿了只公仔,是只毛茸茸的小熊,很是可爱,拿之前我就想好了,我要把它送给马波。坐上返回来的车上,我甚至有些颇不及待,就马上打了电话给马波,马波刚好没什么事,我说让她去站台接我,她没有多问我什么就说好,下了车,我看到马波正站在站台上等我,我三步并作两步上前,把公仔送给了马波,马波接过公仔,说着好可爱,谢谢我。看到马波欣喜的样子,我感到很是欣慰。马波跟着我去了我住的地方,跟我说起一些事,她说最近周玉新总是找她,她不想和他一起出去,又碍着面子,没法拒绝。我听了,也没法言语,一个是我最好的哥们,一个是我在意的女人,我夹在了中间。每天和周玉新在一起时,周玉新也知道我对马波有意思,时不时的还打趣我,我心知肚明,但一切都不可以桌面化。我不想因此间接伤害了我们之间的兄弟之情,只能装作什么也不知道。

我以为马波能感觉得到我对她的爱意,或者是我自己也不清楚,我已经深深爱上了马波。也许这一切和我的性格,作风有关,我总是轻描淡写的看待身边的一切事物,对什么事都不大关心,似乎我生活在别处,因为这样,从来没有人能走进我的心,洞察到我内心的世界,其实每个人都一样,心里总有一块属于自己的秘密之地,是别人不可能到达的。马波约我的那天,已经是晚上十点多钟,她让我去她住的酒店找她,我进了门,马波的脸上还敷着面膜,她让我先看会电视,等她一会。我便拿着遥控器不停的换台,,找自己喜欢的电视节目。不一会马波做完了面膜,她坐了下来,并倒了杯水给我,马波穿的是睡衣,她并没有把我当外人,我还想象着今天晚上是不是可以留下来,但接下来发生的一切让我彻底的无语,马波先说话的,开始时好像还带着玩笑的成份,但后来却严肃了起来。

小儿早期癫痫的症状
深圳癫痫病治疗中心
武汉哪里癫痫治的好

友情链接:

无风扬波网 | 飞鹤雕刻机 | 宫廷计凤凰决 | 牙科器材网 | 车神二手车 | 感叹号标志 | 十角馆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