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圆的透视 >> 正文

【看点】河(小说)

日期:2022-4-26(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大吉城是个古城,它被四道高高的土城墙围在了里面。城里城外的人下乡进城都要从东西南北四个古城门洞里边通过,城门洞里就成了一个古典民乐的演奏场。一挂马车进了门洞,几匹拉着绳套的马悠然自得地走在溜明锃亮的鹅卵石道路上,马蹄掌敲打出“踢哒踢哒”的美妙音节。“嘀铃铃”“嘀铃铃”,一串串自行车铃声在骑行者的手指间撞响,清脆悦耳。“嘀嘀”“嘀嘀”,汽车喇叭声似吹奏的竹笛,悠扬动听。穿行于门洞里边的人群脚步声、交谈声、欢笑声交织在一起,此起彼伏,撞击着古城砖墙,回荡在城门洞的上空。

大海爱听城门洞里的这种声音,他便经常出入于城门洞。在四个城门洞里,他更偏爱北城门洞。因为,出了这个城门洞不远处就有一条横亘的大河——鱼水河。这条河像一匹桀骜不驯的野马自西向东一路狂奔,汹涌澎湃。大海就站在铁丝笼石坝上去倾听一股股涌浪拍打河岸发出的“哗哗”响声,去观看鱼水河河水浪打浪、放荡不羁的壮观场面,去看那柳叶般的老旧木船漂浮在水面上,往返于鱼水河两岸运送进城和返乡的人们。

有一天傍晚,当大海看到鱼水河在落日余晖映照下红波粼粼的景象,掩饰不知内心的喜悦,他情不自禁地对着鱼水河高喊道:“我爱你!”

大海这一声喊,引起了来自于北岸、刚走下木船的一个女孩的注意。她停下脚步,看着站在铁丝笼石坝上的大海。大海也注意到这个穿着粉红色连衣裙的女孩正在凝神看着他,激情喷发后的他脸红了,像红透了的苹果。他不由自主地捂住了嘴,默默地走下了铁丝笼石坝。

第二天早上,上课铃声响过以后,班主任老师领着一个女生走进了教室。大海一眼就认出了这个女孩,他的脸“腾”一下红到了耳朵根,忙低下了头。他没有听清楚老师对这个女生的介绍,也没注意到女生落座的位置。

下课的时候,大海没有像往常那样率先跑出教室。

张胜喊他:“嘿,大海,走啊。”

大海抬起头,轻轻地回答一声:“哦。”

他站起身来,准备离开教室的时候,目光触及到了前面那件粉红色的连衣裙。他心里想:“真是她?她也没出去?”

当他缓慢走过那女孩身边的时候,他下意识地看了一眼女孩,女孩那双水灵灵的大眼睛也在看着他。四目相对的瞬间,大海的心跳加速了。“多么美丽的女孩啊”他在心里说。

不久,大海知道了这个新来的女孩名字叫肖燕,家住在城北乡下。因为隔着一条大河,肖燕不方便天天回家,她就寄住在城里的大姨家里,只有到了周末才会回一次乡下的家。

一个偶然,让大海与肖燕拉近了心灵距离。八年级那年夏天,学校组织学生到西部一个偏远的山区去学农。根据个人兴趣有人去跟着木匠学做木工活,有人跟着赤脚医生去学习看病,没啥特殊兴趣的同学就跟着生产队的农民下地种田了。大海和肖燕都爱摆弄文字,就被分到了同一个兴趣小组。他们一同去生产队队部里、农民家的房山墙写黑板报,画漫画,也在一起印小报。大海有文学天赋,会写“诗歌”。肖燕在乡下学校的时候学会了誊写钢版,会油印。两个人就在一起讨论大海的诗歌,策划小报的版式,还在一起油印学农小报。同学们看着他俩印出来的小报,发表着评论。有人夸奖大海写的诗歌朗朗上口,文采高。有人称赞肖燕的文字隽秀俊朗,字体美。爱弄花边新闻的大牛挤眉弄眼地小声说:“你们又是夸大海的诗,又是赞肖燕的字,就没看出这里面还藏着的啥故事来?”

“你这头大牛真不笨啊,快说说你看出啥故事来了。”黄雨来扯着大牛的胳膊问。

“是啊,大牛,快说说,让我们也都知道知道。”刘铁军在一旁催着问大牛。

大牛翻了翻牛眼珠子,然后狡黠地笑了笑,把脑袋伸到了黄雨来和刘铁军两个人中间,两只手按着他们两个人的脑袋说:“大海和肖燕肯定有事。那天,我溜达到队部,隔着窗户纸看到大海的脑袋紧挨着肖燕的脑袋。哦,对,就像咱仨现在这个样,你说能没事?”

“真有事。咱哥仨的胆子就够大的了,咱也不敢和小女生们单独说上一句话啊。”黄雨来说。

“就是嘛,谁单独和女生在一起准没啥好事。”刘铁军说。

“所以嘛,我就说他们俩一定是那个了。哈哈!哈哈!”大牛的两个大拇指比划着哑语搞对象的手势。

这带腿的“无绳电话”传得快,全班同学很快就都听说了大海和肖燕好上了。班主任把大海和肖燕叫到了身边,很严肃地对他们说:“你们才十七八岁,还没到谈婚论嫁的时候,都要自重啊。”

大海争辩道:“老师,你不能听风就是雨啊,我和肖燕除了搞宣传,印小报,其他的没做啥。”

老师说:“无风不起浪。”

肖燕白皙的脸蛋涨得通红,她辩解说:“都是造谣。我和大海是在一起研究出小报的事儿,绝没有谈情说爱。大海他连我的手都没有碰过。”

“碰过的。”大海红着脸小声说。

“看看,还说人家同学给你们造谣呢。这不,大海自己都承认了。”老师的语气加重了。

“我是说,印小报的时候,肖燕她要帮我往油印机里添加纸张,我怕手上的油墨蹭到肖燕的身上就躲了一下,没想到还是不小心把油墨蹭在了她的手背上,就是这样的。老师,你听清楚了吗?”大海瞪起了眼睛,嗓门也提高了八度。

“大海你也会发脾气?好了好了,碰就碰了吧,以后注意就是了。”老师变了个脸色,他微笑着拍了拍大海的肩膀。

大牛无中生有编出来的故事在老师的工作下偃旗息鼓了,但它却悄悄地撞开了大海的心,它变得不安定了。静静的夜空繁星闪烁,一片清辉洒进农舍。躺在火炕上的同学们发出了轻微的鼾声,大海却翻来覆去睡不着。肖燕白皙的脸蛋上那两个浅浅的酒窝浮现在他的眼前,那银铃般的笑声回响在他的耳畔,他失眠了。

结束了学农生活,学校给同学们放了几天假,肖燕乘船回家了。

喜欢看鱼水河的大海那几天天天站在铁丝笼石坝上向远处眺望,直到一抹红霞散去。

大海妈问他:“大海,妈知道你从小就喜欢听城门洞里的嘈杂声,看鱼水河的黄泥汤,但都是有时有晌啊。最近怎么一去就是大半天、一整天的啊,就那黄泥汤咋就这么着你喜欢呢?”

“美妙。这个你理解不了的。妈妈。”大海对母亲说。

“咋个美妙法?流了多少年的鱼水河,不是黄沙就是黄泥,有啥可美妙的。”母亲唠叨着。

周日那天,大海吃过早饭,又捡起一块苞米面饼子揣进书包里,跟母亲打了声招呼后就匆匆地离开了家。来到鱼水河边,大海手搭凉棚向河对岸望去,他隐约看到了停靠在对岸的那只木船,还有围在木船旁边的人群。大海揉了揉眼睛,又眨巴几下,然后他将目光射向了船上船下的人群,仔细搜索着那件刻在他心中的粉红色连衣裙。他将目光紧紧锁定在木船上,跟随着木船的漂移而游动。木船越来越近,慢慢停靠到了他的身旁。渡船上的人走光了,他心中的那件粉红色连衣裙并没有出现。大海自言自语地说:“明天就要上课了,今天她一定会回来的,一定会的。”

在大海的目光中迎来了木船一次次靠岸,又送走了木船一次次的驶离。他站起身来又坐下,坐下身去又站起来。他在焦急地等待着,他坚信今天一定能够见到她。

太阳偏西了,晚霞映红了鱼水河。大海踮起脚尖翘首远望,鱼水河红彤彤一片。那只木船忽而被红波抬起,忽而又被红波放下。大海的心一下子揪到了嗓子眼,两手紧按住胸口。突然,他的眼前一亮,“是她,一定是她!”

红波荡漾的木船上,一件粉红色的连衣裙随着微风飘动。

大海将两手围拢在嘴边,动情地高声喊道:“我爱你!”

木船上的人们被大海的喊声所吸引,不解地看着铁丝笼石坝上的大海。一个老头轻轻地摇了摇头,对身旁的老妇人说道:“这小孩,可惜了!”

肖燕回头看了一眼老头,然后冲着大海高高地扬起了手。大海也冲着木船挥了挥手,然后迅速跳下石坝,跑向了岸边。

肖燕拎着提包走下木船,大海迎着肖燕跨前一步。肖燕问道:“今天又来看鱼水河了?”

“不,是来,不是,哦,对。”大海显得语无伦次,低头摆弄着书包带。

“看你。这么紧张干嘛。”肖燕微笑着说。

“我帮你拎着呗。”大海边说着便将手伸向了肖燕手里的提包,无意间触碰到了肖燕柔软的手。霎时,一股电流传遍全身,大海血脉偾张,他的脸红了,心跳加快了。

“好。但是出了城门洞咱们俩就不可以在一起走了,万一被哪个同学看到又会给咱们造谣了。”肖燕将提包交到了大海手上,微笑着看大海。

“我一早就到这里来了。今天木船往返了十二回,前十一回我没有等到你的身影,我想你一定会回来的,果然你在这第十二回出现了。”大海对肖燕说。

“你不是来看鱼水河的,是专门来等我么?”肖燕惊诧地看着大海。

大海默默地点了点头。

两个人在说话间走到了城门洞口。肖燕说:“谢谢你了,大海。提包交给我吧。我们俩分开走。”

大海无奈地看着肖燕,缓缓地将提包递给了肖燕。他嗫嚅着对肖燕说:“以后,咱们有事写纸条吧。”

“嗯,好。”肖燕答道。

“你在我前面走吧,我跟在你身后。”大海对肖燕说。

“嗯,好。”肖燕点了点头,迈步走出了城门洞。

大海远远地跟随在肖燕身后,他们先后来到了县城中心点——鼓楼。肖燕转身走向西街,大海停住了脚步,靠在路边的电线杆旁,目送肖燕的身影远去。突然,大海若有所想,他拔起双腿,以百米冲刺的速度向着肖燕消失的方向追去,直至看到肖燕的双脚跨进了一道朱漆大门他才收住了脚步。

大海伸手摸摸自己的脸,很烫。他又摸摸自己的胸口,一只小兔子躲在怀里“咚咚”地跳。他笑了,脸上露出了一丝幸福感。

此后很长一段时间,大海总会盼着快一点到周六,再快一点到周日。每个周日,大海都要到鱼水河畔去等肖燕。那天,肖燕见到大海后问大海:“你为啥这么爱看鱼水河?”

“鱼水河有气势,它波涛汹涌,奔腾不息。鱼水河有担当,它滋润山河,哺育众生。鱼水河有……”在肖燕面前,大海他没了腼腆与羞涩,他滔滔不绝地赞美着鱼水河。

“不愧为大才子,出口成章啊。”肖燕夸奖道。

“我这是‘老母猪嚼碗茬子——臭词滥用’,让你见笑了。哈哈。”大海自嘲着。

“你这是‘薅着胡子过马路,谦虚过度’了。嘻嘻。”肖燕笑着说。

“其实,我还有一句话没好意思对你说呢。”大海羞怯地看着肖燕小声说道。

“但说无妨。”肖燕倒显得落落大方,她对大海说。

“那,那我可就说了。”大海调皮地眨巴着眼睛说。

肖燕点了点头,一双黝黑眸子放出的目光停留在大海的脸上。

“自从第一次看到了你,我就更加喜欢鱼水河了。喜欢鱼水河面上洒满的落日余晖,喜欢漂浮的木船上那朵绽放的花,更喜欢藏在花朵里面的那个娇美的人……”大海已经忘记了羞怯,对着肖燕动情地朗诵起为她作的小诗来。

“你坏,你真坏。”肖燕柔软的拳头轻轻地落在了大海的肩头上,她的脸颊泛起了一层红晕。

大海与肖燕两颗年轻的心连在了一起。

课堂上,大海经常走神,他将目光集中到了坐在前面的肖燕身上。下课的铃声响过以后,他故意落在后面,等同学们都离开了教室,他才起身走到肖燕的课桌旁,将一张小纸条塞到了肖燕的书中,然后若无其事地走出了教室。

上课了,肖燕打开书,一张折叠的纸条滑落到课桌上,肖燕的脸色绯红,慌忙将纸条朝裤子口袋里塞。她的这样一个举动没有逃过讲台上姚老师的目光,姚老师故意“嗯,嗯!”地清了清嗓子,她说:“课堂上,要注意听讲了。”然后习惯地将手中的粉笔折断,把一截粉笔头用力扔到了讲台下。

看着姚老师愠怒的表情,肖燕清楚姚老师是在对她发泄不满。心里不免有些慌乱,但她表面却显得异常平静。她捧起书本,遮挡住了来自于姚老师的那道犀利目光。

第二天清晨,八年二班教室里笑声、呼喊声、口哨声响成一片。大牛站在讲台上,手指着黑板上歪歪扭扭的粉笔字,粗门大嗓地念道:“你是我心中的燕”,念到这儿,他耸着肩膀,两只手臂上下摆动着,模仿着燕子飞翔时扑扇翅膀的样子,引起了同学们的哄堂大笑。接着,大牛又故意勒细了嗓门,学着女人腔说:“肃静,肃静。听着啊。你是我心中的燕,你飞过鱼水河,温暖了我的冬天。你是我心中的燕,你亲吻了山河,裁剪出春花一片。你是我心中的燕……”

“你是我心中的燕”,刘铁军瓮声瓮气地学着。

“哪个燕啊?谁说说?”黄雨来左顾右盼后问同学们。

“这还用说吗,就是那个燕呗。在乡下学农的时候我就说过他俩有事,可大伙都说我造谣,怎么样,事实胜于雄辩吧。”大牛骄傲地拍了拍胸脯,又冲着刚走进教室的肖燕呶了呶嘴。同学们的目光“刷”一下都转向了肖燕。不知原由的肖燕看着大家的表情,一脸茫然,默默地坐到了自己的位子上。当看清楚黑板上写的那首诗的时候,她猛地站起身来,大步走到黑板前,“嚓嚓”几下子擦掉了那首诗,然后重新回到了座位上。她的这个举动令同学们惊讶,大家面面相觑,教室里安静下来,只有个别人在交头接耳的窃窃私语。

幼儿癫痫多久发作一次
原发性癫痫怎么治好
外伤性癫痫病还能治好吗

友情链接:

无风扬波网 | 飞鹤雕刻机 | 宫廷计凤凰决 | 牙科器材网 | 车神二手车 | 感叹号标志 | 十角馆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