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毛主席的妻子 >> 正文

【流年】多少恨(短篇小说)

日期:2022-4-28(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严雅丽丢下电话的一瞬简直是恶向胆边生的怒不可遏。多少年过去了,依旧不能够平复心底里的恨意!严雅丽坐在沙发里,抿紧了嘴,让原本下垂了的嘴角愈发往下坠着。眼皮耷拉着,叫人看不清她的眼睛里是不是蕴含着怒意。但是,严雅丽怎么能够不生气!高度已经下挪了的胸脯子高高低低的起伏着。终于,眼皮沉重地抬了起来,目光却会让看见的人吓一跳——简直就是两团燃烧着的火炬。严雅丽这一辈子最不能原谅的人就是满敦尧了,他竟然还敢打了电话过来!严雅丽不容满敦尧说话就一阵急雨似的将他痛骂了一顿,飞快挂了电话,却心里一阵紧似一阵的怒火涌了上来,身子不自主地就抖起来了。

其实,严雅丽也明白如果不是对满敦尧还在乎也不会这样生气,可是,严雅丽又明白满敦尧跟她终究是没有了什么关系了,离婚都已经快十年了,虽说有两个女儿,到底两个人没有什么关系了。可是,严雅丽就是不甘心,也说不出什么理由,就是觉得不甘心,尽管离婚是因为满敦尧不能够容忍自己的脑袋上顶着顶绿色的帽子。严雅丽冷笑了一下:满敦尧戴绿帽子是他活该!要不是他那样的冷淡,她又怎么会到外边找了人?几张男人的脸在严雅丽的眼前重叠在一起,眉眼都模糊不清的,严雅丽脸上的笑容僵硬了一下,红杏出墙并没有让她感觉多么好,倒反而一直都有一份煎熬在心底,虽然欢愉的时候是忘记了一切的,穿上衣服的时候心里却又悲哀的想要哭出来,毕竟,出轨的女人总是要被人轻看的,即便在美国也一样。也不知道是不是做贼心虚,严雅丽有几次就似乎听见有邻居、同事在自己身后嘀嘀咕咕的,让严雅丽后悔不已怎么会胡涂到在自己熟悉的圈子里找了人,中国不是有句“兔子不吃窝边草”的俗语么?是不是就是说像偷情这样的事情是不可以找了自己身边的人?说到底,世界上没有不透风的墙,不是么?果真要人不知,自己就不要做。可是严雅丽竟忘记了这样的话,一个个的,不是身边的熟人就是共事的同事,让这桃色的新闻成了自己生活、工作圈子里的谈资,也惹得周围的女人们像防备狐狸精似的的防备了自己,尽管还并不是一个十分妖娆的漂亮狐狸精。

严雅丽年轻的时候还是有几分姿色的。虽说是有些男人相似的方脸盘,也有些塌鼻梁,眉眼却不俗。一双眼睛很长,眼角的深痕直扫入鬓角里去,看人就带些媚,尽管严雅丽不懂得什么是“媚眼如丝”。皮肤不白也不黑,却细腻有光泽,看着好像淡青色的玉一样,倒也温润可爱。学理科的女生原本不多,严雅丽也就“矬子里边拔将军”的被男生暗地里视作了“班花”队伍里的一员,惹得好几个男生对她垂涎三尺的。当然,满敦尧不在其中。

成绩好得一塌糊涂的满敦尧眼睛简直长在脑袋顶上,目光轻易不会落在哪个女生身上,倒惹得女生私底下暗暗地争奇斗艳的。严雅丽素来就是个凡事不肯落人后的,尤其又是关乎一生的幸福,怎么能够容易就拱手让了旁的人?虽然他们念书的时候大家都很保守,终究大学生是大学生,有胆子比较大的,严雅丽就是其中一个。看满敦尧不主动,严雅丽就总有这样那样的学习上的问题需要找了学习委员的满敦尧请教,又时不常将自己用不了的饭票菜票送了满敦尧,寒暑假回来更是带了好吃的送到满敦尧的宿舍里,渐渐的,严雅丽就坐实了满敦尧女朋友的位子了,大学还没毕业双方的父母就见了面,一桩亲事也就定了。那个时候的严雅丽实在是快乐幸福的,满敦尧是才华横溢前途无量的年轻人。

有道是“好花不常开,好景不常在”。严雅丽的快乐幸福流逝的很快,快得叫她有些措手不及。因为生孩子坐月子,严雅丽跟婆婆搞得有些势不两立。严雅丽原以为满敦尧会站在自己这一边,却是很失望,让她不得不怀疑是不是因为她生的是女儿的缘故。严雅丽也怒气冲冲地跟满敦尧嚷:“女儿也是你们满家的!”满敦尧“呵呵”笑笑,却并不说什么。严雅丽倒不好再发作了,到底心里存了一份恨恨的疑惑再也丢不开去,看满敦尧也不再似从前那样出类拔萃了——一个重男轻女的男人终究不过是凡夫俗子罢了。严雅丽甚至有些后悔怎么会嫁了一个重男轻女的男人。但是已经没有回头的可能了,严雅丽还没有想到离婚上头去,毕竟,满敦尧还是有很好的前途的罢?研究生已经毕业了,也找到了很好的工作单位,又在跟美国的大学申请念博士。严雅丽当初看中的不就是满敦尧的才华吗?虽说女儿的出生让满敦尧有些失望,到底是他的骨血,不是吗?尽管严雅丽不再像从前那样感觉幸福满满的了,到底日子一天天过了下来。

当然,假如日子就是一尘不变地过下去也不会有什么波澜罢?纵然严雅丽并不认为她跟满敦尧在一处有多少欢愉,但是也不见得会有什么其他的想法。只是,人生的事情很多时候都是想不到的。满敦尧到美国半年后就替严雅丽办妥了陪读申请。到了美国,严雅丽也并没想着就那么闲待着做陪读太太,她是有些抱负的。况且,原本念大学的时候成绩也不差,不然也不会念了研究生,虽然说念研究生的大学不像满敦尧的那么有名。严雅丽的留学申请倒也顺利,只是在拿到入学通知的同时严雅丽也走进了一个白人助教的公寓。严雅丽并非就真的爱上了那个助教,终究又很有些好感,加上对满敦尧很失望,恰好那个助教很喜欢亚洲女人,在严雅丽申请上学的事情上也帮过一些忙,也说不出来是一种什么情绪,当助教邀请严雅丽去他公寓的时候严雅丽答应了,到底又有些半推半就似的,益发让那个助教欲罢不能,不时的就会给严雅丽丢个眼风过来,让严雅丽心里也一阵阵地泛起涟漪。当然,严雅丽不是没有想过一旦这事情曝露满敦尧会怎样,她不是不了解满敦尧的性子,但是又说不出是什么心理她竟然希望满敦尧知道。满敦尧也的确知道了,怒不可遏地暴打了严雅丽,一边打一边咬牙切齿地骂:“贱货!你就是个贱货!”严雅丽也不示弱,一边躲一边回嘴:“他比你强多了!”满敦尧越发打得狠了。最后,严雅丽身上青一块紫一块的,那个助教看见了,很是震惊,又露出心疼的神情来,攒了眉道:“报警罢?”严雅丽楞了一下,到美国才几个月还没有想到法制的社会里夫妻打架这样的事情原来也是可以要警察来解决的。但是,把满敦尧送进警察局也并不是她期望的,况且,是她错在先的,不是吗?严雅丽没有报警,也断了跟助教的关系,但是,她也明白,跟满敦尧是回不到从前了,没有哪个男人能够容忍自己的脑袋上戴了绿帽子的,更何况满敦尧是那样心高气傲的一个人。严雅丽有些沮丧,亦有些恨意,恨满敦尧,亦恨自己。

但是严雅丽终究还是长吁了一口气,——两个人没有离婚。严雅丽也清楚所以不离婚是因为有太多的事情需要她跟满敦尧两个人合力才能够解决。首先,就是还债。出国留学他们借了不少的债,仅凭借一个人还债也不是不能,到底太艰难,双方的家里也都指望不上。其次,就是女儿了。虽说满敦尧有些重男轻女,到底他又是非常喜爱孩子的人,他不能不考虑假如生活里突然不见了父亲或母亲,对一个正在适应陌生的新环境的三四岁的孩子心理上会有什么样的影响。满敦尧咬牙切齿地对严雅丽说:“严雅丽,你给我听好了!我不离婚完全是因为朱莉。你要是还有点羞耻心,以后就给我老实点儿!”严雅丽脸上白一阵红一阵的,意欲要强词夺理的回个嘴,但是看见铁青着脸却又一脸正义凛凛似的满敦尧又不由得一阵心虚心慌,身子抖了几下,却最终只是略点点头。还能够怎样?女儿也是严雅丽心疼的呀。严雅丽感觉一团巨大的屈辱被硬生生的吞进了肚子里,让她恨得牙根子又酸又痛。

接下来的几年虽不说美满幸福,到底是平静的。严雅丽也做到了安分守己。满敦尧顺利拿到了博士学位。毕业典礼的那一天,满敦尧一脸的亢奋,看严雅丽的眼神也不是平素的不耐烦了,眼睛弯成了月牙儿:“终于拿到了!”严雅丽也一阵感慨。是的呀,满敦尧旁的且不说,做学问倒一直都是让严雅丽佩服又佩服的。假如做学问上满敦尧不是出类拔萃的话,严雅丽也不会那么钟意了他。一向自认为聪明伶俐的严雅丽根本就看不上不聪明的男人。严雅丽兴奋得看着满敦尧:“咱们出去好好庆祝庆祝。”满敦尧眼睛里掠过去一抹讶异,立刻又笑了,严雅丽也笑起来,好几年了,这样舒心快乐的笑在两个人都似乎是第一次似的。满敦尧的博士学位成了夫妻关系改善的转折点。严雅丽又趁热打铁的跟满敦尧提出来再要个孩子,当然理由很充分:再生或许生儿子的机会很大。严雅丽的母亲就是先生了她,底下立刻就生了儿子。满敦尧很高兴。两个人重新到了一处时竟是都有些紧张,甚至满敦尧还提前就泻了力道。严雅丽并没有表示不满,只淡淡地说了一句:“没事。”满敦尧却有些讪讪的。到底严雅丽又怀孕了,夫妻两个都很紧张。

严雅丽想起来小女儿就有些后悔。当初要不是自己提出来用孩子来维系家庭改善两个人的感情危机,或许孩子也不会遭受伤害罢?严雅丽原以为第二个会是个儿子,满敦尧也满怀希望能够收获一个儿子,不料又是一个女儿。严雅丽简直不能够回想从产房出来时看见的满敦尧的脸。那是怎么样的一张脸?要笑不笑,要哭不哭的。严雅丽自己也有些愧疚似的,但更多的是生气恼恨后悔,心情简直低落到了冰点以下,奶水也不很好。后来更是跟到美国来探亲的极度重男轻女的婆婆撕破了脸,家里闹了一个鸡飞狗跳,跟满敦尧的感情也彻底的烟消云散了。一度,严雅丽简直不能够看见满敦尧,要不是两个女儿,严雅丽根本就不愿意踏进那个家。好多次,分明车子已经停到自家们口了,她却坐在车里而不进去家门。看着旁边邻居都乐呵呵的一家子,严雅丽心里一阵阵的难受,又涌上来对满敦尧的憎恶。严雅丽简直不知道这样的日子要过到什么时候才是头,当然,她也还不曾想到离婚,直到一个男同事的出现。

不知道是不是上海男人的缘故,那个男同事很是细腻体贴,又善解人意。刚开始的时候严雅丽只是跟他说说家里的事情,他也只是宽慰她几句,两个人并不曾有什么。但是渐渐的,严雅丽看男同事的眼神就有些两样了,她也在男同事的眼睛里隐约看见了两簇小小的火焰。严雅丽没有见过男同事的女朋友,但是听说是很典型的上海女人,而严雅丽是北方丽人类型的,跟上海女人完全不一样。严雅丽不清楚男人是不是会改变喜欢的女人的类型,但是严雅丽又略微有些明白,感情跟饮食在某种程度上有些异曲同工,总是一种口味难免会乏味,换换口味或许会有意想不到的惊喜也说不定。每日上班见面,两个人就不免有些意意思思的,终于,一个傍晚,其他同事都下班回家了,严雅丽跟男同事两个却都找了借口留在了办公室。等严雅丽拉上裙子拉链的一刻,心还剧烈的跳动着。男同事也好像有些愧意似的。两个人匆匆分了手,却是各自怀了差不多的心思罢?

但是严雅丽终究没有能够很快跟满敦尧离婚。原本跟男同事说好了的,两个人各自解决自己的婚姻感情,不想男同事却临阵逃脱了,让严雅丽实在变了照镜子的猪八戒——里外不是人。好在满敦尧还不算狠心,看见遭受了感情巨大创伤的严雅丽惨白了一张脸请求他不要雪上加霜的离婚,他也就点点头,到底又加了一句:“我只是不想不仁不义。等你过了这一段咱们还是要离婚的。”严雅丽能够说什么呢?只点点头:“我知道。总之是我咎由自取。”她也并不领满敦尧的情,甚至愈发怨恨他。要不是他那样冷淡了她,要不是他的妈那样百般的刁难,要不是这个家实在让她有一种要窒息的感觉,要不是……严雅丽的心里燃烧起了一团熊熊的烈火似的,要不是满敦尧做得不够好,她又怎么会在外边找了人?虽说她眼拙,遇见的是那样一个没有担当的软骨头的男人!哼!严雅丽鼻子里种种哼了一声。又想起来其他几个遇见的男人,却没有一个能比其他的好到哪里去。但是,最让严雅丽恨得牙痒痒的还是满敦尧。

所以恨满敦尧是因为最终满敦尧还是提出了离婚。严雅丽原想着是应该她主动提才对的。满敦尧提就变得自己成了弃妇了,这是严雅丽最不愿意的。但是,事情不由得她,最后一次离婚是满敦尧提出来的。严雅丽不服气,却也奈何不得。满敦尧铁了心要离婚。严雅丽尽管阻挡不了,但也不能让满敦尧好过。她在离婚协议上百般的挑剔,要走了一切,更在拿到了两个女儿的监护权之后恶狠狠地告诉满敦尧:“从今以后两个女儿就跟你没有任何关系了,你也不要指望她们会爱你。我不会让你再见到她们的。还有,我会告诉她们你是一个不负责任的父亲!”满敦尧很愤怒:“大人的事不要把孩子扯进来!”严雅丽看见满敦尧被打败却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快意:“家里的事情她们也脱不了干系的。怎么?痛了罢?告诉你,以后你还有更痛苦的呢!咱们走着瞧!”满敦尧眼睛里冒着火:“走着瞧就走着瞧。”说完头也不回的走掉了,严雅丽却泻了气的皮球似的,心里一阵阵的难受。

严雅丽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真的胜利了。但是,每每看见两个女儿,严雅丽心里就会涌上来一丝愧疚,毕竟,两个女儿是在很大的阴影中成长的,不是吗?想到满敦尧,严雅丽就会恨得牙根痒痒,可是,即便狠毒了他又有什么用呢?

严雅丽坐在沙发里。一阵风吹过去,窗帘飘动着,好像有个人影在晃动似的。严雅丽挪了挪屁股,坐得久了也累。突然,两行眼泪流了下来,严雅丽抬起手在左脸上抹了一把,右边腮上还是湿漉漉的,严雅丽却懒怠再抹了,由得它去罢,渐渐的,也就干了……

儿童癫痫的症状
癫痫病治疗费用是多少
治疗癫痫病可不可以手术吗

友情链接:

无风扬波网 | 飞鹤雕刻机 | 宫廷计凤凰决 | 牙科器材网 | 车神二手车 | 感叹号标志 | 十角馆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