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毛主席的妻子 >> 正文

【古韵征文-心帆】小水的居家生活(小说)

日期:2022-4-20(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一、

我是小水,命里注定有个小字,便矮人一等。大兵说他只是太太的仆人,别人至多也就是一仆二主——做老婆和孩子的仆人,我却是一仆三主,老婆一生就是双胞胎,还是男孩,想想以后的日子我就愁啊。

我得先去买沙发和床,否则家里的双人床是不够睡的,日子得掐着、算着、节省着过。我每天的任务都是早早起来,给他们做好早餐,便提着篮筐上市场,那篮筐也是我砍来后山的竹子,自己编的,一路轻尘小跑,一路拈花惹草到处打望,与市场卖菜的斗智斗勇,真可谓男儿当自强,不怕我爸不是李刚,男儿不怕穷,战天斗地与人斗,其乐也无穷。

那天,我一眼便相中了那款可伸缩折叠的沙发和双层的木纹床,便好心情地与老板娘套瓷,我左磨右泡,如小枝儿挠痒痒勾着老板娘柔软的心情,我说,“如果你便宜将沙发卖给我,我明儿还买你的双层木床。”老板娘心花怒放如槐鹊跳,仅按成本价卖给了我沙发。

第二天,我去买床,又与老板娘套瓷讲价,老板娘不依了,破口大骂起来,说我不讲信誉,“你昨天在沙发上占了老娘的便宜,今天还想在床上占老娘的便宜啊?没门!”

“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我丢下一句,骄傲地走了。

路过卖油鸡的,红红翠翠黄黄,叽叽喳喳煞是喜人。就想,以后干脆自己养鸡,剩菜剩饭不会浪费,有新鲜的鸡蛋,有真正的土鸡,对小孩子的身体才最好。于是,便精心挑选了六对。

这许多的小鸡虽说漂亮可人,但她们的吵闹会影响孩子学习。晚饭后便留孩子们在家学习,我带着“十二金钗”下楼遛弯儿,颇有些威风,看她们生怕走丢一样,急急匆匆跟着,偷空儿啄食掉在地上菜叶或是饭粒,为保持身体平衡,不时伸翅欲飞的样子,真是好玩得紧。沿途不时有惊叹的目光,不一会儿便有一些扎麻花辨的小姑娘和小胖墩跟着。那个小胖墩,两眼随着那“十二金钗”打转,放着惊喜的光芒,“小水叔叔,你的小鸡鸡真可爱!”

我四下一看,幸好大人们都远远的,便呵呵一笑,“这是十二金钗嘛,当然好看了。”

遛完小鸡回家,接了一个电话,领导安排了一个技术难度较高的活儿,估计又得加班了。便说给老婆听,让她有点准备。老婆很支持,半开玩笑地说,“恭喜恭喜,谁让你这么能干啊。”

我不好意思地说,“哪里哪里,领导没合适的人,赶鸭子上架罢了。”

老婆一笑,“你工作这么久了,那也是老鸭子啦。”

夜深人静,孤雁飞鸣,便忽然有感。想起了一支歌,当你孤单你会想起谁,却不妨改成当你孤单就喝碗水。天空中没有飞鸟的痕迹,那些秋雁的确飞过。作一个《高阳台》秋雁——

暮动秋风,风翻老翅,斜飞顾影寒塘。空际盘旋,芦花摇曳苍茫。此呼彼应相随唱,暂栖身、唤侣鸳鸯。意心闲、宿食喑声,亦醉陶乡。

征途明日天涯远,念几回翻翅,且整霓裳。随遇而安,逍遥听雨临江。江涵潇洒青天去,字云霄、行草龙翔。蓦回眸,小院温柔,雏菊怜望。

二、

大家都说,小水出问题了。

像我这样长得很有忧郁气质的文艺青年,是不应该去做鸭子的。可我的的确确是做了。

我是长得比较帅,脸上也没什么沧桑感,没有成熟男人的气质,但那迷死人的忧郁让女人一看就有保护的意愿。但我想更自立一些,我想,既然女人可以做鸡,我为什么就不可以做鸭呢?!我并不是缺钱才去做鸭的,我只是想让生活更丰富一些,为自己的人生增加一点新的色彩,有什么不可以的呢?

我根本不听老板的介绍,自己一眼便相中了一个对象。她好像有点不合群,显得有点孤傲,她一个人孤单地伫在边上,但她天生丽质,皮肤很白,头颈细长白晳,露出的白嫩大腿若隐若现在一群玉腿中,看上去更清爽,也更丰满而富有弹性。我很满意,毕竟自己第一次做鸭子,总归要挑选好一点的,才对得起自己,不能太随随便便了。我本喜欢桀骜不驯的,便决定征服她。

我直接把她带回了家。她看上去一点也没有不好意思,她剥光了的身体,比想象当中更加健美,胸部很丰满,屁股翘翘的。我本能地咽了一口口水。我是第一次面对这种情况,真的还有点不知道应该怎么做,但我想,没有我搞不定的事,我很镇定。

我哼起了情歌,我认为自己有音乐天赋,唱起歌来更自信一些。我先把她轻轻地翻过身来,让她舒服地平躺着,一只手便悄然地抚上了她的胸部,另一只手顺势摸起她白白的肚皮来。但她好像没什么反应,看上去依然神情自若。我的心里有点急了,便不管三七二十一地一阵东摸西掏,然后粗鲁地把她的两条腿掰开,用食指慢慢从她下面伸进去。里面空空荡荡,有点干,不是想象中湿答答的。我突然想起一个牙签戳肥肠的笑话,不禁有点恶心。看来,她的下面肯定被人家掏过了,我想。

因为是第一次做鸭子,真是没什么经验,到最后实在没什么办法了,只好将她整个抱起来,丢进砂锅,舀了几碗水,坐上火,自己坐在一旁出神。

香啊,稍加点盐和鸡精,撒上葱花,没想到清水炖鸭也是那么香啊。我吧唧着嘴,无限满足,“我居然会做鸭哎!”

三、

烟水茫茫,空山桃花万树。羞眼凝露,灼灼如雾,人间三月蝶飞舞,浑忘来时路。

我的春心荡漾。因为眼前有最是那一低头的温柔,恰似水莲花开的娇羞,有我最喜欢的心情,如拂风的小柳。听几个女人叽叽喳喳说话,我也是醉了。

心情说:“小水,有个小字真好啊,就显得年轻了。我属猪,贪吃贪睡,以后就叫我小猪猪。”

柳絮说,“真的耶!我属兔,以后就叫小兔兔,好可爱啊!小水,你属什么的?”

我说,“我属鸡。以后你们叫我……你们聊,我先走了。”

我便一溜烟儿跑了。

郊外的黄蔷薇,浓香四溢。小水羞红的脸,如偷情的太阳,在暖风儿吹拂下,愈发如热气球一样膨胀。我追逐着公车,一路狂奔。

当我上气不接下气、气喘吁吁跑回家,对老婆说,“老婆,我今天追着公车回家,省下了两块钱哎!”我是很会生活的,生活中处处勤俭节约。没办法,谁让我只是一个普通职员,我生怕老婆在某一天生气,要将我这个用了十多年的产品扔掉,更新换代。

我老婆一笑,“你要是追着出租车,不就能省十几块了?”

我傻乐,“追了,追不上。”说完,我从衣袖底变出一枝桃花来,那是我刚从郊外顺手牵羊摘来的,“老婆,今天是我们结婚十周年,我们杀一只鸡庆贺庆贺?”

我老婆冷冷地说,“何必把10年前的错误算在一只鸡的头上。”

咣当。我的心掉地上,摔稀碎。心里隐隐感觉的危机增大了。有《江城子》为证——

淡湖小柳弄晴柔,念悠悠,醉鸾楼。犹记多情,陌路系归舟。新月一弯钩乱事,花乱雨,水漂流。

后山有竹影空留,静幽幽,鸟鸣啾。小筑轻尘,无奈沁芳州。四溢野香随兴至,熏不透,底心愁。

我本是玉树临风,英俊潇洒,风流倜傥,人见人爱,花见花开;我本是有棱有角,有型有款,忧郁的眼神能迷死人不偿命,却为何驴见驴踢,猪见猪踩,难道生就了一属黄瓜的命,欠拍!生就了一属破摩托的命,欠踹!

我愤愤不平,苍天啊,大地啊,怒极而笑,“我愿意,我什么都愿意……”

我开始悉心教导儿子们,想让儿子们变成绕指柔的藤蔓,将这个家缠绕得更牢固而结实,“儿子,爸爸对你们说……”

为催促儿子早起,我绞尽脑汁为儿子们讲故事。

“把一只鸡和一只黄鼠狼关在一起,黄鼠狼却没有吃鸡,你们猜是怎么回事?”

两个儿子一下来了精神,“鸡怀孕了?”

我这下真的傻眼了,——这些小兔崽子早熟了?!

四、

人间三月蝶飞舞,小水踏春气鼓鼓。人家小小都很乖,自家小小咋想歪?

春日暖风薰,阳光透过窗台照在桌上的鱼缸,鱼缸里有一条半死的鱼,在吐着泡泡,波光潋滟,让人有点眩晕。窗台上的太阳花在微笑。

我有点愤愤不平。我不是花尾巴的大公鸡,我是小白兔耶,你们叫我“小白吐”也行。

我想散散心,便去淡湖边钓鱼。结果什么也没钓到,回家了。第二天又去淡湖边钓鱼,还是什么也没钓到,正想离开,一条柳云飞鱼窜出来,冲着我大叫:“靠,你要再用胡箩卜钓鱼,我扁死你!”

心情一旁大笑,“小水,还不快收拾好你的胡箩卜回去。”

我本擅长扮苦戏,嘻嘻哈哈女人迷。心情爽朗开怀笑,东拉西扯不让离。

我故意一脸苦相,“我的胡箩卜须须都快被他们拔光了,鱼也没上钩。没办法啊,这年头鱼不好钓了。”

月牙儿出来了,堤岸小柳拂风,吹在身上很清凉舒服。刚才的不快好像被小柳那柔软的手,抚摸得全身熨贴。江月晃重山,有梦明月间。我想像着自己是月宫里嫦娥的那只宠物兔,还幽怨地叹息,月宫真是冷清,寂寞的滋味儿不好受。当你夜晚望着月亮的时候,请你记得,那里还有一只悲哀的兔子!我感到天晕眩,《江月晃重山》——

何故云裳失色,奈何洇湿胭红。一丝香冷透帘栊,疏花处,流水奏从容。

一醉壶中梦蝶,心随天远葱笼。悠悠看尽柳丝浓,倾情诉,画角落梅风。

小柳不语低垂首,“真羡慕你啊,我从来没做过白马王子一类的梦,就有一回梦见小贝给俺做书童,还没使唤呢,天就亮了。”

后山的竹子笑弯了腰,嘎嘎的。惊起了一只野鸟飞鸣。

我说,“你笨啊,尽梦些没有用的。以后做梦的时候根本不要看书僮是谁,先使唤了再说。一定要先把桌子上的菜都吃光,酒喝光,然后再梦别的。这样梦就没有什么遗憾了。”

小柳脸一红,头更低了,“哦。”

上海癫痫医院哪家好
宁夏治疗癫痫病的专科医院
老年性癫痫的治疗方法

友情链接:

无风扬波网 | 飞鹤雕刻机 | 宫廷计凤凰决 | 牙科器材网 | 车神二手车 | 感叹号标志 | 十角馆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