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红木家具种类 >> 正文

【江南小说】请忘记过往的甜酸

日期:2022-4-23(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2012年,世界末日。

【当一个人下定决心离开你时,别说一条牛拉不回来,就是你搬来一辆卡车把他想要离开的心情压烂,他也绝对不会回头】

“我们分手吧。”

当顾森对我说出这句话时,我所有的思绪都聚集在耳膜,仿佛下一刻就会穿破这层薄薄的膜喷薄出来。我手中的围巾猝不及防的掉在了地上,任肮脏的泥土覆盖在他身上。胸腔一下被利器击中,心沉沉的掉了下来。

我盯着那双白色球鞋,还是我做暑假工给他买的,一直被他视若珍宝。一切都还没有变,可是顾森,为什么你说出来的话却像是要了我半条命。我想开口质问他在一起时是他百般殷勤千般讨好,为何分手仅仅只是他一句略带祈使意味的陈述句。在一起需要两个人的认同,可是分开只是一个人的主意。可是最终,我却连抬头看他一眼的勇气都没有,只得任他的白色球鞋消失在我低垂的眉眼之外。

最后,等再也听不到那熟悉的脚步声,我的眼泪才得到许可落了下来,才敢抬头看那个我爱了三年的人,他的背影决绝如斯。周遭人声鼎沸,广告声歌声不绝如缕。可是却始终掩盖不了那声分手的声音。

许柏说得对,我就是欺软怕硬,那时候我使劲欺负着顾森不怕天不怕地,可是现在,却连我们分手的原因都不敢问一声。

我看着地上的围巾,我曾满怀期待地想着顾森看到会是怎么样的感动。可是它现在就只有轻轻躺在地上,我想,要是它有眼睛它一定会痛心且同情的看着我,只有它知道我织它是带着什么样的心情。我弯下腰捡起来,却随着围巾坐到了地上。却不敢再看一眼。它一定很疼,它一定抱着美好希望的,它的疼还不能说出来。我只能这样陪着它,其余的什么都不能做。

我还记得前些日子看到一条微博,上面说如果一想要永远圈住一个人,那你亲手为他织一条围巾。只要他戴上,对你的爱就会一辈子锁在他的心里。我开始不分昼夜的织着围巾。许柏说过我就是天生的行动派,一看到就会动手。可是我熬了一个周织成的围巾,上面有七排蓝色的格子,我曾想过,只要顾森一看到围巾,就会想到爱他如命的七格。

可是,就在我把围巾亲手递给他的那时候,我还没有来得及表示我为了织它所受的辛苦。顾森一句分手吧就弹了出来,像是练习好久一般自然。我们分手吧,不需要我的任何认同。围巾都这样掉在地上,自始自终,他都没有看一眼。

我曾想过,我和顾森的爱就算世界末日到了也不会消竭,可是如今,世界末日还没有来到,顾森对我的爱便已经支撑不下去了。

时间漫长的像是经历一场生死,身边的人来了又走。终究,这些人里面再也不会出现顾森。

当一个人下定决心离开你时,别说一条牛拉不回来,就是你搬来一辆卡车把他想要离开的心情压烂,他也绝对不会回头。

即使他还没有走远,他也再也走不回来了。

【其实,人来人往本就需要习惯的,只是身边少了一个人而已。可是少了的那个人,带走了你的整个世界,他的喜乐悲苦,他的一言一行再也与你无关了。】

顾森说过七格不应该是爱哭的姑娘,可是此刻,眼泪就像断了线的珠子。我全身力气都被一句话就抽空了。顾森,为什么你不回头看一眼,只要你看一眼,你就会知道你心中那个强大的女子有多么不堪一击。

我就这样坐在肮脏的地面,等到天色变黑,我所期望的那个身影都没有出现。他再也不会像以前跟我吵架那样过不到一会儿就来给我认错了。我一遍遍回想着顾森对我的好,以前我所认为的理所当然,到今天为止,都只是一种奢望了。

“七格。”听到熟悉的声音,我一抬起头,就看到了不远处的许柏,一看到许柏,所有的委屈成倍爆发。我哽咽着叫了一声许柏,挣扎着想要站起来,可是全身却没有任何力气。许柏心慌的跑过来把我扶起来,细心地拍掉我身上的泥。他使劲拽着我的手臂,红着眼睛对我说:“格子,我都知道了。我都知道了。”

我看着他,却不知道该说什么,关于我们分手,该知道的人都知道了,可是我还是蒙在鼓里,我唯一收到的就是一句苍白的语言。曾经,我一直觉得我是全世界最幸福的人,我有爱我的男人顾森,有最好的哥们许柏。可是现在,我的狼狈姿态被他们尽收眼底,我没有任何反抗的余地。

“格子,你听我说,顾森他不要你是他的损失,他会为他今天的所作所为后悔的。”许柏的声音忽然激动起来,像一头暴虐的狮子。

别去找他,我不想连我最后仅存的自尊都丢掉。许柏看见我,只能无奈地叹叹气,他见证过我和顾森的离合悲欢。我看着那还在地上的围巾,想到我的自作多情自作聪明自作自受。心里的难过便翻天覆地,直接瘫软在许柏怀里。

我送你回去吧,等到我缓过劲来时,许柏轻轻地对我说。并且捡起地上的围巾,把虚脱的我直接背了起来。在许柏宽厚的背上,我的思绪纷飞,可是眼泪再也流不出来一滴。慢慢的,不知不觉就睡着了。

等我醒来时,已经到了自己的宿舍。头昏沉的厉害,隐约可以听到白安年奚落的声音,她说苏七格,别以为你真的是女神,你看现在,报应来了吧,要是在以往,我铁定骂回去。我是生是死碍不着谁半点事。可是现在我连说句话都困难,更别说是要和人开骂。

我记得是许柏送我回来的,在许柏面前,白安年肯定淑女的像一个大家闺秀。对我的敌意,都是来自于顾森,顾森是多么招人眼球的人啊,曾经屈居于我的淫威之下对我惟命是从。所以白安年恨死我了,越爱顾森便越恨我。偏生我好巧不巧还跟她一个宿舍。暗地里恨不得扎小人咒我死,可是明面上的面子做的十足。所以许柏才把我放心的交给了她。

我装鸵鸟一样睡着,知道宿舍灯熄了,我的眼睛才慢慢睁开,哭了一下午早已干疼干疼的。舔舔嘴唇,上面早已没有了湿润的样子,只是一层干燥的皮。我苦笑着,那时候我光鲜的耀着武扬着威不可一世,可是现在却落得这样。等到感觉到全宿舍的人都睡着了,我才敢掏出手机。

上面除了许柏的两条短信,其余什么都没有。他说格子,我把围巾带回去洗干净给你,你好好睡一觉。他说格子,别想了,明天就什么都过去了。

我进了下顾森的微博,里面一切如初,连一句关于我们分手的内容都没有。真的跟平时没什么区别,若不是我干涩的眼睛,我甚至怀疑这是一场噩梦。

当一个人彻底离开你时,你的一言一行一举一动再也牵动不了他的情绪。

其实,人来人往本就需要习惯的,只是身边少了一个人而已。可是少了的那个人,带走了你的整个世界,他的喜乐悲苦,他的一言一行再也与你无关了。

【因为不爱,所以宽恕。你越爱,越像是丑人多作怪。你爱的不动声色,他更是无动于衷。】

或许因为我和顾森分手了,白安年对我格外仁慈。苏七格,失恋并没有什么可怕的,有的人连喜欢的人的正眼都没有得到过,白安年说起这话的时候是掩饰不住的失落。

其实,有时候不得到还好一些,这样,失去的时候便不会痛不欲生。我自嘲了下,白安年欲言又止的看着我。愣了半天,她才吐出了一句话,苏七格,你并没有我想象的那么讨厌。

我知道白安年一直都是讨厌我的,她一直喜欢的人是我的男朋友,哦不,前男友。那时候的我真是幸福的嫉妒死人啊,仗着顾森对我的宠爱,仗着许柏对我的放纵,我目中无人横行霸道。我知道讨厌我的人很多,我一点都不在意,只要有顾森和许柏就够了。可是现在听到白安年这句话,我的眼泪差一点就又掉了下来。上帝带走了我爱的顾森,给了我这样的补偿。

因为白安年的一句话,我们的关系顿时和谐起来。虽然嘴上没有任何表示。

因为失恋,我逃了一个星期的课来疗伤,期间许柏电话不断短信炮轰。白安年每天给我打饭,甚至还把我缺的课堂作业给我抄好交了。装死人装了一个周,该面对的还得面对。

知道我要去上课的时候,白安年格外惊讶,我知道,在别人眼中,没有了顾森我肯定会死掉,可是仅仅用了一个周,我就活蹦乱跳的去为非作歹了。其实,我是想去看看,没有了我的顾森,是不是像我一样活不好。拗不过我,白安年只好一路跟着我去了教室.

可是事实却给我一个重重的打击,当我拖着我虚弱的身体走到教室时,却发现顾森和一个女生聊得开心。脸上是和我在一起时我没有见过的眉飞色舞运筹帷幄。我的双腿一下子没有了力气,白安年立即上前一步扶着我,我可以感受到她的双手紧握,力度大得让我的手生疼。

顾森,你还是人吗?七格为你生了一个周的病,你却在这边风流快活。在我没有来得及开口时,白安年就这样吼了出来,声音是止不住的颤抖,我知道,亲眼见一个仰慕的人变成自己失望的样子,白安年肯定很难受。可是顾森只是轻轻地皱了下眉头。

他还是一如既往的好看,一如既往的精神。我看着他就这样走在我的面前,身边是那个温柔娇俏的女生。他以那种悲天悯人的眼光看着我说,七格你还好吧。眼里再也没有了以往的紧张。

这就是原因吗?我颤颤巍巍的指了指那个女生,我猜,我的脸色十分苍白。白安年像是进入了备战的状态,目不转睛的盯着那个女生。而我,则是怔怔的看着顾森,我爱了这么久的人,我还记得他怀里的温度,我还记得他身上的烟味。可是此刻,他的臂窝成了另一个女生的专属。我再也不能蛮横的宣告顾森是我的所属品了。

时间漫长的像是过了一个世纪。顾森看着我,眼里早已没有了以往的爱意,平淡的像是湖里的水,他一字一句的说,七格,任何人都不是理由,只是我们不适合。

不适合,我们在一起三年,现在你才发现不适合。我再也忍不住,一耳光打在了顾森的脸上,他身边的女孩子立马像是一只护仔的母鸡一样想给我一巴掌。可是被白安年轻巧的抓住了。我看到顾森的眼里出现了一瞬间的恼怒,转眼由隐匿在了深泉之下。

顾森牵起那女孩子的手,七格,你看清楚,你跟我已经没有任何关系,这才是我的女朋友。我这才转过头看那个打赢我的女生,眉眼清秀,没有任何棱角的感觉。我想,肯定是顾森受够了我的骄纵,他喜欢上小鸟依人的女生了。

我还没有反应,顾森便牵着女孩出去了。我听到女孩心疼的问顾森疼不疼,顾森温柔地说了句不疼。曾经属于我的专利,现在再也不是我的了。

白安年拉了拉我的袖子,我知道她担心着我。我回过头对她笑了笑表示没事,没有了爱情,我又收获了一份友情。

不一会许柏便赶了过来,肯定是白安年告诉他我遇到顾森的事了。他一来就紧张兮兮的拉着我说格子你没事吧,我摇了摇头,没有什么能打击到我了。

当一个人不爱你时,你的愤怒你的伤心他也一并不关心了。我这么爱顾森,我知道我打的那一巴掌用足了力气,可是顾森却没有很生气。

因为不爱,所以宽恕。你越爱,越像是丑人多作怪。你爱的不动声色,他更是无动于衷。

【在我眼中尖锐的疼痛,在别人的心里,或许只是清浅的痒了一下而已,那些我们海誓山盟的时光,轻易地就被你丢在了过去。】

我偷偷给顾森发了一个信息,我犯贱的问他我们和好好不好。因为没有了顾森,身边只是空了一个人,可是对于我来说,却是空了一个世界。

我没有办法一下子就从顾森恢复单身到重新恋爱中走出来,一个曾经把世界上所有的情话都对着你说的人,如今诉说的对象变成了别人。

顾森说,七格,过去就让他过去吧,会有人好好爱你。

我忽然就想起情深深雨蒙蒙里面的依萍的一句话:我是一只刺猬,可是却为了你拔掉所有的刺。我虽然不是一只刺猬,我是一个没有规则的多面体,却甘愿为你磨平所有棱角。

我记得我们刚认识的时候,我不爱学习还总和老师顶嘴,那时候才高一,我的学习一塌糊涂。而顾森就是那种学习认真同时各方面也优秀的人。

我们在去做暑假工的时候认识,我还记得那时候工作的地方是个小小的夜市,每一次下班都已经是深夜了。而那天正好下雨,偌大的街上一个出租车都没有。这时候顾森出现了,我才知道我们回家的是一条路。他正好拿着雨伞,然后把我送回了家,从那以后每天下班都是他把我送回家一直到高二开学。

开学之后他找到我的班级,并且主动帮我补习。我一遍一遍问他为什么,兴许被我问烦了。他说我喜欢你,所以我要你和我考同一个大学。那时候我还小挣扎了下,顾森表明心迹之后对我越发好起来。经常因为我的一句话就天翻地覆。这样的人谁会不喜欢,所以我再也没有负隅顽抗。就这样,一个好青年就被我祸害了三年。可是现在,他说会有人替我好好爱你。

人一想到过去就会分外感伤,我的脆弱被白安年尽收眼底。她走到我的床边,轻轻地抱着我说:七格,都会过去的。

昆明治疗癫痫病的医院在哪
郑州癫痫病哪治的好
山东重点癫痫病医院

友情链接:

无风扬波网 | 飞鹤雕刻机 | 宫廷计凤凰决 | 牙科器材网 | 车神二手车 | 感叹号标志 | 十角馆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