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滚动代码 >> 正文

【江南小说】表姐,和那些不该有的恋情

日期:2022-4-23(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表姐其实也不是真的表姐,她只是我的爷爷的磕头兄弟的外甥女而已。爷爷年轻时出外扛长工,为了不受外人的欺负就和本村的几个年轻人拜了把子成了磕头兄弟。爷爷是大哥,表姐的姥爷是二弟——我叫他干二爷。干二爷姓许,在村里名声不好,外号许癞子。他的儿子因为强奸幼女被法办了,名声就更臭了,所以干二爷没事很少出门。许癞子年轻时干过许多坏事。有一个瞎子来我们村乞讨,许癞子说我来给你领路吧。到了平路上,许癞子说瞎子大哥,路不平你小心点!瞎子就把脚抬得高高的,小心走路;到了一个下坡的二蹬崖,许癞子说瞎子大哥到了好路了一马平川,你就放心大胆地走吧。瞎子一迈大步,栽了下去摔了个大马趴。还有他偷鸡摸狗的许多行径叫人不齿,只好到外面谋生路。和我爷爷在外面挣了些银子,就回来讨了老婆过起了安稳日子。他儿子出事后,爷爷与他也少了联系。

干二爷的女儿跑到东北去跟人成了亲,生了孩子。到我上小学时,我的干姑姑开始往家里写信,村里的邮递员张瘸子瞧不起许癞子,就等在学校门口,看到我放学就把信交给我,让我给干二爷送去。

干二爷家距离我家不远,就在一条胡同里不足百米。到了他家,我把信交给他,他就会摸出一块水果糖给我。但是,那糖纸都磨损了,黑不溜秋地,我不敢接,仓皇逃走。下一次,干二爷同样会摸出一块水果糖,我怀疑那是同一块糖,但是又因为从未靠近看过,所以不敢确定。

就这样每隔半月二十天的,我就要送一次信。突然有一天,我中午送去的信,到了晚上干二爷就来到我家找我的父母。我有点懵,因为我无论什么时候都没有拆过信,更没有撕掉邮票。那天正好爸爸从学校回来,我在一边听他们讲话。原来,是干姑姑的女儿要来老家念书了,干二爷求我父亲把转学的手续给办了。

但是,转学手续在那时不是多么好办。一直拖了很长时间。到我上初中二年级上学期时,表姐才得以转过来上学。为了表示感谢,干姑姑送来很多的东北的蘑菇还有几瓶酒。表姐和我一个班级,而且还和我坐同位。她的成绩还可以,不好不坏的。平常我们也没有什么话讲,只有到了晚自习停电时,大家吵吵嚷嚷地喧哗时,我们才聊聊天。从聊天中我得知了很多东北的逸闻趣事。渐渐渐渐地,我们的话就多起来了。我那时觉得表姐就像一个女神一样。她的确是个表姐,个子比较高,脸盘也大,笑起来眼睛眯成一条缝。最为特别的是她的东北话接近于普通话,很好听。在一个乡下初中,这样一个东北姑娘还是很惹眼的。慢慢地,我开始从内心暗恋表姐了。只不过那时胆子很小,从来都不敢造次,更不敢表露。直到我们毕业,表姐回东北参加中专考试也没敢表露过一星半点儿。表姐临走那天送我一个塑料皮日记本,很高级的那种。在日记本的扉页上写到:人的一生如激流奔涌,不遇着岛屿和暗礁难以激起美丽的浪花。日记本一直在抽屉里珍藏,那句话让我一直很受用,的确也激励我很长一段时间。最后我在上高二时,把这本日记本拿出来写满了日记,是用那种夹杂英语单词的日记。这种日记保密性比较强。即便是有人偷看也是不怕的,因为除了我自己一般人是看不大懂里面乱七八糟的内容的。其实,在我的高中时代又遇到过很多个令我心动不已的女生的。当然,我也还是照样不敢表白或是像别人那样大胆地写情书。

慢慢地,时间冲淡了一切。表姐的面容渐渐地在脑海里变得模糊了。直到我大学快毕业了,造物主又安排我和表姐相遇了。

在那个暑假我们六年后的第一次再见,双方都感到多少有些意外。在我的意识当中,好像六年前的分别是永远,也就是再也不会相见。没料想还能见面真是有点意外和不可思议。但不管如何,我内心还是很高兴的。换句话说,我从内心还是希望见到初中时代的暗恋对象的。一切从前的记忆都复活了,在一起两年的点点滴滴都活泼泼呈现在脑海里。

在表姐突然到我家的那个上午,我们兴高采烈地聊啊笑啊,仿佛又回到了十五六岁的追梦少年的甜蜜中略带苦涩的美好时光。下午,我俩又一起买了点心去看望我的爷爷奶奶。随后的时间里,表姐经常过来玩,有时还一起和我们下地干活,或采桑或给地里浇水施肥。我们真的好像忘了年龄,如同青梅竹马的俩孩子。无拘无束的日子里,我看出来表姐在一直对我有所期待和时不时地夹杂一些询问中的暗示。

好花不常开,好景不长在。人世间的一切美好都是如此地短暂。美好的童年,朦胧的青春期,都是转瞬而过,在你还没有来得及品出滋味来的时候就已经戛然而止了,空留诸多遗憾。其实,推及万事万物莫不如此,建国后百废待兴,全国上下一片欣欣向荣的大好景象。可是十年不到,三反五反,58年大跃进60年饿死成千上万人;又不到十年66年开始了史无前例的文化大革命。直到78年才拨乱反正。人生有几个十年啊。所以有时候我就想在57年前去世的人是幸福的,在他们去世前是一个多么美好的社会啊!在78年以后出生的人是幸运的,他们遇上了改革开放的历史机遇。在89年之前大学毕业的学子是时代的骄子社会的宠儿,在今天看来他们一毕业就抱上了金饭碗。总之,我们在时代的大潮中随波逐流,一个人的一生真的要看运气的。所谓运去金似铁,运来铁似金。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风水轮流转。就看人的这辈子能不能赶得上。

我和表姐在十几岁的时候,没有擦出过火花。但是,现在时来运转了,原先是我暗恋她,而今人家转过来要跟我好,这不是天上掉下个林姐姐嘛。就在我得意洋洋地想着美事,做着美梦的时候,父亲给我来了兜头一瓢凉水。他老人家说,我早都看出来了你表姐喜欢你,但是这事我不同意。你马上就要大学毕业了,到了单位就是行政二十三级,响当当的国干。她呢,还不是农民一个,这叫门不当户不对。可是,我被突如其来的幸福冲昏了头脑,此时的表姐早已不是当年的那个略显干涩的小姑娘了,如今早已二十三四岁的熟透水蜜桃的光景,略施粉黛就艳若桃花。我这等凡夫俗子哪能抵抗的住呢。常言说得好,男追女隔座山,女追男隔层纱。更何况我以前曾经有过一段青春年少时的暗恋春梦。所以我这时根本就听不进父亲的劝告。表面上我哼哼哈哈地答应父亲不再进一步和表姐来往,但是暗暗地预谋和表姐私奔。知子莫若父,父亲早就洞察了我的阴谋,只是不露声色欲擒故纵罢了。

我和表姐私奔了半个月就灰溜溜回家了,一切都没有原先想象的美好。唯一的收获便是表姐对我进行了性启蒙。回到家后父亲一句话也没有跟我讲,只是用眼睛使劲瞪着我们俩。表姐受不了跑了,我把自己关在屋子里生闷气。

开学后,我和表姐通了一次信就决绝地分手了,毕竟缘分不到。表姐说本想到学校揍我一顿,但是想想还是算了。毕竟,那一段感情了结了前世的孽缘。

后来的事情就没有故事了,表姐就从我的世界蒸发了。我背着一个旅行包满世界流浪,去邂逅前世中曾经相爱的女子而不可得,倒是遭遇了许许多多意想不到的事情。人生就是这般奇妙,真的是遭遇越多心境愈豁达开朗。

人到中年,诸般酸甜苦辣的况味一一品尝过,又想起表姐送我的日记本,那日记本上的话:人的一生似激流奔涌,不遇着岛屿和暗礁难以激起美丽的浪花。

儿童癫痫治疗需要注意什么
癫痫患者不能吃什么
哪些方法可以治癫痫

友情链接:

无风扬波网 | 飞鹤雕刻机 | 宫廷计凤凰决 | 牙科器材网 | 车神二手车 | 感叹号标志 | 十角馆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