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薄荷盆栽 >> 正文

【春秋·小小说】大傻吊和左得很

日期:2022-4-18(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李某某,长得五大三粗而性憨厚,连队里凡是苦差事,上级皆派他去干,他亦乐于从命。

元旦前一天,连长要他们班逮鱼,此时天寒地冻,行前,他们班的女班副向班长请假,说:“我那来了,不能下冷水,请一天假。”

班长说:“那你就别去了。”

李某某不知道女班副说的“那”是什么,忙凑上去问:“班副,你啥来了?”

女班副噗嗤一笑,没理他,走了。

李某某心中大奇,紧问班长“班长,她啥来了?”

班长皱皱眉,说:“少管闲事。”

李某某便不敢再问。

然好奇之心于怀耿耿,捉鱼时李某某忍不住又问班长:“班长,副班长啥来了?”

班长大怒:“你他妈的大傻屌!回家问你妈去!”

众大笑不能忍,李某某却茫然不能解。

至此,大傻屌代替其名。

一日吃忆苦饭,有个外号叫左得很的问大傻屌:“这忆苦饭好不好吃?”

大傻屌答曰“不好吃”。

左得很立马上纲:“你们地主阶级当然说不好吃!但过去我们贫下中农连这个都吃不上!我感到好吃的很。”

说完,左得很还振臂高呼:“打倒地主阶级!不忘阶级苦!”

众人不得不跟着他喊口号,但心中都对左得很侧目鄙视。

喊完口号,左得很还警告大傻屌:“你再敢与俺们无产阶级作对,就专你的政! ”

大傻屌含泪点头。

后来又一次吃忆苦饭,左得很又问大傻屌:“忆苦饭好吃不好吃?”

前车之鉴历历在目,大傻屌这次学乖巧了,答曰:“好吃。”

左得很阴笑:“好吃?你说我们过去吃这猪狗不吃的东西好吃?照你这样讲旧社会我们贫下中农日子很好,不需要闹革命了?”

大傻屌大惊,再也不敢开口。

左得很又说:“我今天要看着你把它吃掉。”

言罢,他将自己的一份忆苦饭扣进大傻屌的碗里。

大傻屌默默蹲下,艰难的吃起来。

须知,这种特制的忆苦饭是很难下咽的,大部分人都偷着将其倒掉。几十年过去,至今想起忆苦饭的味道,我都会立刻反胃。

就在此刻,外号叫婊子嘴的走过来为大傻吊救驾了。

只见他伸手将大傻屌碗中的忆苦饭夺下,一下洒泼满地。

左得很大怒:“你?!”

婊子嘴一笑,问左得很:“毛主席语录第 * 页第 * 行,是怎么教导我们的?”

这其实难不住对毛主席语录能倒背如流的左得很。

只见左得很立马来个立正整冠,抑扬顿挫地大声背曰:“凡是敌人反对的,我们就要拥护。凡是敌人拥护的,我们就要反对。”

婊子嘴冷笑:“地主羔子说好吃,你就给他吃,你立场何在?再说,你不吃忆苦饭,居心何在?”

“你,你——”左得很惊怒交加,无以言对。

婊子嘴复向大傻屌怒吼:“滚!”

大傻屌如释重负,乐颠颠离去。

一场闹剧,就此收场。

二十多年后,左得很因思想守旧,承包蔬菜队破产,两个孩子跟着他在农场种田,日子苦不堪言。大傻屌则因其父从台湾归来,出资给他办个食品厂加工厂,现已大傻吊已经有资产好几百万。

一日,大傻屌驱车来到左得很家。

左得很阴腔阴调地说:“嗨,大老板,那阵风把你吹来啦?我说今儿我们这里的空气里,怎么来的一股屌骚味呢?哈哈,原来是大驾光临。”

大傻屌笑道:“你是狗嘴吐不出象牙,说正经的,我来找你商量事。”

左得很说:“我这从唐宋元明清,混到现在还是贫下中农的人,啥事能惊动你的大驾来跟我商量啊?”

大傻屌笑道:“你那两个小狗日的跟着你受罪,我看着心疼,叫他俩到我那上班吧?”

左得很不信:“你是玩我的吧?”

“看你,我还能拿孩子开玩笑?叫他弟兄俩明天收拾一下,后天到我加工厂正式上班。另外,你叫老嫂子放心,我不会亏待他们的。”

左得很喜出望外,感叹道:“唉,三十年河东转河西。老弟,有些事情,我以前是对不住你啊!”

大傻吊笑道:“那也不能全怪你,不是政策左,你算个屌毛灰!不过,反正你要是到我家去做客,我只拿忆苦饭招待你。”

左得很羞愧难当,只有苦笑。

常见的治疗癫痫病的是什么
淄博哪里有颠痫医院
癫痫发病要做什么检查

友情链接:

无风扬波网 | 飞鹤雕刻机 | 宫廷计凤凰决 | 牙科器材网 | 车神二手车 | 感叹号标志 | 十角馆事件